报告指新疆宗教极端主义得到遏制

中新社乌鲁木齐11月3日电 新疆伊斯兰教协会3日发布《新疆宗教信仰自由状况报告》(简称《报告》)指出,新疆宗教极端主义得到遏制。

《报告》称,宗教极端主义打着伊斯兰教旗号,本质上是反人类、反社会、反文明、反宗教的毒瘤。长期以来,宗教极端势力利用信教群众朴素的宗教感情,散布宗教极端主义,肆意歪曲宗教教义教规,将极端主义与宗教捆绑在一起,与广大信教群众捆绑在一起,与社会生活捆绑在一起,把一切不遵循极端做法的人都视为异教徒,辱骂、排斥、孤立不信教群众、党员干部和爱国宗教人士,鼓动推翻世俗政权,建立教法统治的国家。

第四个障碍两家运营商的资源整合。尽管仍然存在一些法律上的障碍,但即将上任的T-Mobile首席执行官仍然表示,两家公司的合并最早在2020年4月1日就能完成。合并后的新公司拥有更多的客户和频谱资源,有望在美国国内通信业务市场上占据更大的优势。不过计划归计划,当两家公司真正开始资源整合时,就会遭遇很多意料之外的难题。

不过,新的变数来了。

《报告》还称,新疆伊斯兰教坚持“爱国、和平、团结、中道、宽容、善行”的优良传统,坚决与宗教极端势力划清界限,坚持用正信正行戳穿谎言。特别是在乌鲁木齐“7·5”严重暴力犯罪事件,乌鲁木齐“5·22”、莎车“7·28”等严重暴力恐怖事件发生后,新疆伊斯兰教界迅速表态,主动发声,亮明观点,揭露真相,严厉谴责暴力犯罪和恐怖罪行,引导穆斯林群众树立正确的国家观、历史观、民族观、文化观、宗教观,切实增强国家意识、公民意识、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,自觉抵御极端主义思想渗透。(完)

第六个问题是客户群的融合。两家运营商计划在美国全国范围内关闭3.5万座冗余的基站、新建1万座发射塔,从而使得合并后的公司拥有总计8.5万座发射塔。这些措施主要是为了优化双方手中掌握的频谱资源,可能会花费较长时间,不过最重要的是如何实现两家客户群的融合。有数据显示,约有2000万Sprint用户已经拥有了与T-Mobile网络兼容的手机,只需对手机进行简单的软件升级就可以使用T-Mobile的服务。至于两家公司的员工,Sprint和T-Mobile都承诺不会因为合并而裁员。

其次是该合并案尽管通过了美国司法部的反垄断审核,但仍然需要得到相关法官的批准。承担这项合并案审查工作的法官Timothy Kelly原本应该在2019年11月作出决定,但是当时并没有传出任何消息。有迹象表明,Timothy Kelly法官可能会在近期做出批准的决定,也有可能再补充一些新的条件,不过应该不会影响到这项交易的大局。

第五个潜在的问题是双方的合并协议可能需要重新协商。自从Sprint和T-Mobile商定合并交易之后,有不少新的消息被披露出来。比如美国联邦通信委员会(FCC)在2019年9月指控Sprint冒领电信补贴。美国政府向特定的低收入人群提供一定额度的电信服务补贴,不过FCC发现,有88.5万名用户并不使用Sprint的服务,却被Sprint以为这些用户提供服务的名义领取了相应补贴。为此人们猜测,T-Mobile及其母公司德国电信可能会与Sprint及其控股股东SoftBank重新谈判协议条款,比如重新商定收购价格等。T-Mobile方面曾表示,即使需要重新谈判,双方也会迅速达成协议。业界分析人士指出,重新谈判不再需要政府方面的审核。

据悉,如今SSD的主控采用的工艺也比较先进,但晶圆代工企业满载的局面已是不争事实,慧荣和群联同样受到了影响。近段时间还传出,台积电取消了订单折扣,等于变相涨价。

不过据《好莱坞记者报》报道,三位演员有望“回归”由盖伊·里奇(Guy Ritchie)执导的第二部真人影片。对于此事,迪士尼方面没有立即回应外媒的置评请求。

最新消息称, 两大主控大厂慧荣和群联正面临芯片缺货的情况,甚至已经停止对新订单的报价,酝酿明年一季度涨价10~15%。

第三个障碍是美国加州公共事业委员会(CPUC)。目前美国其它州的PUC都已经批准了这项交易,只有加州还在审查。不过业界分析师表示,审查不能无限期地拖延下去,CPUC最晚今年7月中旬必须给出结论,预计3月份就会有结果。由于这项交易此前已经得到了法庭的许可,因此业界也不认为CPUC会提出反对意见。

两家公司合并完成后,美国卫星通信公司Dish Network将从Sprint手中收购其Boost品牌下约1000万名预付费用户,同时与T-Mobile签署虚拟运营商协议,从而使得Dish迅速成为美国廉价预付费移动通信服务提供商。

更糟糕的是,群联和慧荣习惯采用交钥匙的解决方案,也就是按照主控、闪存、固件等打包报价,如果上涨的是这一块,那SSD肯定会普涨。当然,如果只是上调主控芯片的价格,那也会抵消闪存降价的红利,SSD到底走势如何,有些扑朔迷离。

《报告》指,极端主义是策动暴恐活动的思想根源。20世纪90年代以后,新疆地区发生了数千起暴恐事件,背后都有极端主义的阴影。宗教极端势力以“圣战殉教进天堂”等歪理邪说蛊惑蒙骗穆斯林群众特别是青少年,把一些人变成完全受他们精神控制的极端分子和恐怖分子,频繁进行暴力恐怖活动,残杀各族无辜群众。大量事实表明,宗教极端主义已成为危害国家统一和民族团结,破坏宗教和睦与社会和谐,影响新疆社会稳定和长治久安,危害各族人民生命财产安全的现实危险。